建筑工:再热也不敢 脱下长衣长裤

  

建筑工:再热也不敢 脱下长衣长裤

天气酷热,工人要经常饮水补充水分 记者 王雄 实习记者 郭旭 摄

  7月25日下午4时30分,重庆气温已超过40℃,室外烈日当空,热浪滚滚。记者驱车前往江南新城的鲁能领秀城4#地块北区的建筑工地,沿途不时能看到建筑工坚守一线岗位施工的忙碌身影。

  来到工地现场时,头戴安全帽,身穿短袖短裤凉鞋的记者,在走过没有一处遮蔽的建筑工地后,短短2分钟不到,已开始冒汗。经过一上午的暴晒,工地上钢筋钢管已相当烫手。记者只能用手指支撑着钢管,寻求平衡,一步步向顶层作业层走去。

  一路向上,工地安全员臧华告诉记者,到了夏天,工地上普遍实行起了“歇中间、做两头”的工作模式。但也有例外,混凝土浇筑工就是其中之一。爬上9层作业层,记者看到混凝土浇筑工人甘朝洪头戴安全帽,身穿长袖迷彩工装,手戴比一般手套还要厚实的绝缘手套。身上的长裤扎进塑胶雨靴中,双脚踩在水泥地。阳光直直地照在甘朝洪的身上,他躬着腰,拿着工具不停移动,豆大的汗水从他黝黑的脸上不停滴落。戴着手套的甘朝洪任凭汗水肆意地流淌,无暇顾及。

  在建筑行业从事了10余年的甘朝洪告诉记者,建筑工地上到处都是搭起的钢管外架、扶手和安全通道,进入工地长袖和长裤是必须的。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工地上横七竖八的钢管划伤。而甘朝洪,还必须戴上绝缘手套、穿上雨靴,因为他的工作要求他得拿起震动棒搅拌水泥,并且在水泥里行走,“无论是长衣长袖,还是帽子手套都是建筑工人保护自己的方式。”甘朝洪打趣地说,“比起热,命更重要。”

  

建筑工:再热也不敢 脱下长衣长裤

酷暑下,工人洗脸清凉降温

  进入7月中旬,甘朝洪每天都会喝下3瓶藿香正气液,“因为混凝土浇筑工种离不开人,所以从早上八九点开始工作,持续七八个小时,一般得到下午四五点才能下班。我们实行两班倒,要是自己实在熬不住了,就换其他人来。”那中午吃饭怎么办?甘朝洪说,工友送上来,顶着太阳吃。

  而在建筑楼栋里搅拌水泥的建筑工人冯育冬则感觉“幸福”很多。“我在这个角落干活,要稍微凉快些。”48岁的冯育冬也穿着长衣长裤,露在外面的一张脸被晒得又黑又红,她告诉记者,“虽然不用顶着太阳晒,楼层间也有风,但进入工地就得穿长衣长裤,这已经是种习惯。”

  “天气越热,发放的防暑药品也就更多。”鲁能领秀城4#地块北区现共有近百名建筑工人,每天每人会发放2瓶藿香正气液,1瓶十滴水。在我区建筑工地上,除混凝土浇筑工这类特殊工种,工地上其他工种的工人在早上六七点钟开始,工作到上午近11点,回到有空调的宿舍进行休息。下午的上班时间比较灵活,通常会避开最热的时段,一般下午4点过后,工人们再陆续进入工地施工,工作到晚上9点左右。

  记者 陈思易 实习记者 易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