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索23年终于达成共识 九成济南人已不燃放烟花爆竹

  8月25日,济南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济南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9月30日,省人大常委会会议予以批准,明年初正式施行。禁放、限放、禁放,济南摸索了23年,背后的民意博弈折射出了社会的不断进步。

  “对鞭炮的感情不如父辈深了”

  在是否燃放烟花爆竹的问题上,济南可谓一波三折:从1994年禁止燃放烟花开始,10年间烟花爆竹销声匿迹。2004年,来自各方面的声音对“禁放令”意见很大,许多人呼吁恢复燃放烟花爆竹才有年味,才够喜庆。 

  基于此,《济南市限制燃放烟花爆竹的管理规定》经济南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于2005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济南也就此开始执行“限放令”:绕城高速范围内的市民,可在每年的农历腊月廿三至正月十五期间燃放烟花爆竹。

  燃放烟花爆竹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的态度逐渐发生了转变。

  市民张东来生于上世纪60年代,对燃放烟花爆竹有着特殊的感情。“我们小时候可以玩的东西很少,每到过年的时候大街上到处都是卖鞭炮的,小孩子们聚在一起放鞭炮非常开心,放鞭炮和贴春联、吃饺子一样,是过年的标志。”

  他的儿子张宇是个“80后”,这一代人的童年赶上了允许放鞭炮的末班车,也赶上了禁止燃放的那些日子,对烟花爆竹的热情已经大不如从前。“小伙伴们大多是独生子女,家长都很爱惜,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鞭炮很危险,不能自己放,需要家长陪着才可以。再加上后来彻底不允许放了,所以我们对鞭炮的感情没有父辈那么深,放不放影响并不大。”

  张东来说,济南冬季干燥多风,放鞭炮需要空旷的地方,如今都住楼房了,城市里寸土寸金,有空的地都停着汽车,确实不具备放鞭炮的条件。“要是因此伤到人、引发邻里纠纷,大过年的不仅带不来喜庆,还影响心情,真是没有必要放了。”张东来说。

  挖掘传统文化

  让过年有更多新方式

  除了安全隐患、噪音扰民以外,空气污染是烟花爆竹的另一硬伤。今年春节,济南市大力度推进不放烟花爆竹文明过节倡议,得到了许多市民的积极响应。环保部门数据显示,2017年除夕济南AQI(环境空气质量指数)为79,空气质量为良,此前的2016年、2015年、2014年除夕济南AQI数据分别为87、123和324,空气质量分别为良、轻度污染和严重污染。

  今年这个除夕“气质”已经是四年来最好的,然而根据“济南环境空气”APP数据,今年除夕22时至大年初一3时,济南PM2.5浓度一度突破115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达到中度污染级别,而大年初一2时,PM2.5浓度达到175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更是一度达到了重度污染级别。

  冬季,北方本就经常会出现雾霾天气,如果再燃放烟花爆竹,无疑是雪上加霜,这让一些有老人、孩子、呼吸道疾病患者的家庭,主动选择远离烟花爆竹。2017年春节期间,济南市12345市民服务热线对燃放烟花爆竹进行了市民电话抽样调查,据10156个有效样本调查结果显示,今年春节期间家中未燃放烟花爆竹的有9317个,占到了91.74%。也就是说,虽然允许燃放,但是有九成的市民不再选择燃放烟花爆竹,“禁放”的群众基础已经具备。

  对于此次“禁放令”的通过,济南市人大代表刘永海表示,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环境的变化,我们的观念和行为方式也会有所变化。在他看来,任何一种民俗行为,总是与某个时代相适应。他建议,可以加大研发和推广零污染烟火、电子烟火等新型设备,让不点火也能点鞭炮、放烟花成为常态。与此同时,也可以进一步挖掘传统文化资源,让旧文化能有新样式,让群众在燃放烟花爆竹之外,还能有更多热热闹闹的过年选择,有更多的迎新方式。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九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