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千万富翁夫妻开公交 不敢喝水上千华衣闲置

孝感千万富翁夫妻开公交 不敢喝水上千华衣闲置

夫妻俩创业时留下的酒店。记者胡伟鸣 通讯员 张惠荣摄

  连日来,本报《孝感千万富翁夫妻来汉开公交》等系列报道见报后,吸引了不少读者的关注,报道被人民网、新浪网、海外网等500多家网站转载,还被全国多家电视媒体竞相追踪报道。百度搜索“千万富翁开公交车重启人生”,能搜到156万条相关内容,新浪微博对此报道有3万条转发。   

  前天,记者跟车近距离观察戴立清夫妇,采访他们的同事和乘客,以了解戴氏夫妇真实的工作状态,也回答少数网友的质疑。

  老爸说“乘客”是客

  儿子开车格外照顾乘客

  戴立清成为公交司机后,父亲戴方忠很高兴,经常教导儿子:你知道为什么叫“乘客”吗?重点在这个“客”字,待乘客就要像招待家里来的客人一样。戴立清把父亲的这句话牢牢记在心里。

  前天上午10点多,记者分别乘坐戴立清夫妇所开的公交,近距离观察他们。

  “赶快找位子坐好。”每当有老人上车,戴立清都会特别提醒他们要站稳扶好。下车时也会叮嘱他们注意后方车辆。75岁的范有义是名退休老师,住在常青花园,最近两年每周要坐几次719路,他坐过戴立清的车,觉得他开车很稳,对老人特别关照,总是提醒“过点细,快找位子坐下。”如果人多没有座位,还会喊一声“哪个给老人让个座?”

  为什么特别关心老人?戴立清说,有次岳母跟他讲,她和两个老人坐了一辆公交车,其中一位的爱心卡没刷响,司机硬要他们下了车,岳母对那位司机说:“你也会老的。”

  记者坐任燕丽的车,发现她的车子上还有一个红色的“方便袋”,里面装了创口贴、针线盒、塑料袋以及一次性的雨衣等。

  “开车很辛苦,有时候乘客也很体谅。”任燕丽说,今年年初,因为戴立清有事,她帮他代班开晚班最后一趟车。那时已晚上十点多,因为11岁的儿子独自在家无人照顾,任燕丽便将他带在身边。因为没时间吃饭,儿子又困又饿,就趴在她驾驶室旁边打瞌睡。一位女乘客看见后,心疼地说:“你一个人开车还带着孩子,真是遭孽。”随后非要将几块饼干塞给儿子吃。

  昨天,戴立清夫妇难得休息。好多以前失去联系的朋友,看到武汉晚报报道后打电话问候和鼓励他们,一位以前811路公交上的同事发来短信说:“现在你们成了名人,要排除干扰,集中精力,安心工作。”中午,他们和朋友还聚了餐。

  以前每天逛街美容

  现在起早贪黑还受气

  事实上,没时间吃饭不敢喝水,没时间上厕所等,对公交司机来说是家常便饭。戴立清夫妇一开始也很难适应。

  “一开始不清楚,渴了就喝水,后来发现一遇高峰就得憋尿,很难受。”任燕丽说,起点终点都有厕所,一趟车跑下来最多能上两次厕所。单趟27公里,遇到高峰可能需要两个多小时,此时他们即使口渴了也不敢喝水。

  “最难适应的不是辛苦,而是一些以前没受过的委屈。”任燕丽对一件小事耿耿于怀。今年年初,她的车子行至汉口火车站时,一位私家车主认为自己被“逼行”,抢到任燕丽的车子前面忽然脚踩刹车停住,还好任燕丽反应快,及时一脚刹车才没造成事故。对方停车后,伸出头对任燕丽破口大骂。“当时我很委屈,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许多乘客看不下去,为她打抱不平,但任燕丽始终一句话没说。

  以前的生活是逛街吃饭唱歌美容,现在起早贪黑,还时不时受气,任燕丽说,这种生活的转变对她来说也是种考验。比如穿衣这件事,任燕丽现在每天穿工装,以前上千元的衣服现在都没机会穿。“现在的生活虽然辛苦,但觉得很充实,不是每天提心吊胆。”任燕丽说,适应的过程也是变得更好的过程。

  他们是千万富翁

  但做人低调做事认真

  “一直知道他们家庭条件比较好,但不知道原来曾是千万富翁。”719路的司机何新告诉记者,作为同事,他们眼里的戴立清夫妇比较低调,“不是来玩的,是来做事的。”线长张永生说这对夫妇做事很过细,出车前都会仔细检查车况。

  虽是同事,知道“真相”的何新却并不认为他和戴立清是一样的。“生存状态不一样,心态上有区别。”何新说,戴立清夫妇不是以此谋生,开车更多是为兴趣,所以服务乘客的心态可能好一些。而作为一个开了多年公交的老司机,何新开车是为生计,加之时间一久,有时难免产生厌烦心理。

  同事徐伟觉得,戴立清夫妇现在的身份与他们并无任何区别。“知道他们的事后有点惊讶,虽然以前是千万富翁,现在已经融入我们了。”不过,他也赞同同事何新的观点。

  记者史凤玲 王震 通讯员张惠荣 展新亚 童汉芳 实习生陶盼 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