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夜市有个“犀利姐” 贴膜专业的

    这是一个智能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是手机人。今天开始,我们要说说手机江湖里一群平凡人的故事。

  他们中,有的人正在街头巷尾,偏安一隅,认真地给手机贴着膜;

  有的人,隐身话机卖场,十年如一日,卖着手机;

  还有人,似乎风头正劲,走在移动互联网的前沿,开发着那些让你我眼前一亮的手机应用

  ……

  手机,对他们来说,是养家糊口的工具,也是用来追寻心中渴望的力量。

    她是爱戴假发套的85后 她拥有5000多微博粉丝

    要问杭州吴山夜市里谁最红?九成常客会选”犀利姐”。犀利姐姓童名瑞,85后,微博达人, “东方金座楼下左手边卖手机贴膜的黑框女孩就是我”。

  在一眼望去都是寸头的吴山夜市贴膜江湖里,童瑞是唯一的女生。她平时最爱带个假发扮小清新,初进夜市,有姑娘惊呼“哇,好犀利。”从此,犀利姐的名字就传了出来。

吴山夜市有个“犀利姐” 贴膜专业的

犀利姐

    没有犀利姐不会贴的膜

  和马路那些嗓门够大、贴膜老歪的“游击队”相比,童瑞贴膜的诀窍就一点:细心。

  成本5块钱的膜,一经她的手,起码卖50块,但是童瑞的67号摊位前,依然人满为患。记者在她摊位旁站了一个多小时,不算问价、挑东西的,光是找她贴彩膜的女孩就有20多个。记者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和她说上。

  喷清洁液、用擦镜布擦掉灰尘指纹、再对准边角把膜贴上,还得用软卡把气泡都刮平了。“这些贴膜的步骤,整个夜市里都差不多。”童瑞指着一台苹果手机的Home键,透露她火爆的秘诀:“这种地方最容易贴歪,客人抱怨最多的就是这里没贴到位。我贴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基本不会出错。”

  为了这个“基本不会出错”,童瑞已经浪费了近百张手机膜:“我是一年前开始学贴膜的,和其他人比算晚的,我那时每天就用自己的手机练,贴坏了近百张手机膜,才算熟练起来。”真正让童瑞奠定江湖地位的,是半年前。她碰到了一个要贴iPad膜的客人,可她不会,只能找附近的师傅来帮忙,“事后心想,连这个都不会,就太糗了。”于是她又败了一堆iPad和其他手机的贴膜,花心思练上了。现在,不管手机样子多奇怪,童瑞都能按着屏幕的样子,丝毫不差地剪出来,一点不比原装的差。

    微博也是她的小夜市

  除了晚上在夜市练摊,童瑞在微博上同样犀利。

  童瑞的账号叫“吴山夜市犀利姐”(微博),公司是“吴山夜市”,自称“爱做白日梦的小女孩”,粉丝数超过5000多。

  翻开她的微博,满屏的美女自拍照,她们都是贴上了心仪的贴膜和手机壳以后,特地来感谢“一点都不犀利,很漂亮、很亲切”的“吴山夜市犀利姐”。

  当然,犀利姐的微博里说的可都是些犀利事。

  @吴山夜市犀利姐:碰到三个小偷,一个影响我的注意力,一个让我贴膜,另一个妇女先付了钱,企图知道我把钱放在哪里。在贴膜的同时另个妇女蹲下不知在弄什么。这时我纵身蹲下发现我的大嘴猴手提包几乎已经快拿到了我的摊位前……最终童瑞报警抓了3个小偷。

  除了说说生活和摆摊的趣事,她还在自己的微博上秀着自己新进的手机外壳,展示着帅哥美女的产品预订。“来我这的女生特别多,我卖的手机壳也是超可爱,超萌的。”  童瑞还爱教潮人们玩手机应用,她手机里几百个App应用她都玩得滚瓜烂熟。当然,她也不会忘记顺便通知一下要来贴膜的朋友们,“亲们,下雨也出摊哦。”(通讯员 钱彬 记者 潘越飞)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