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大伯挂牌藏獒换宝马 想带病妻子去旅行

60岁大伯挂牌藏獒换宝马 想带病妻子去旅行

男子牵两只藏獒换宝马(图片来自微博网友@辉vision)

  昨天13:10,吴先生来电:320国道杭州往富阳方向,中村收费站旁边,有个大伯摆出块大牌子,上面写了几个大字:“藏獒换宝马车”。他牵来的两只藏獒,很大,像狮子一样。

  记者张平核实报道:320国道杭富收费站旁,路边一黑一黄两只藏獒很惹眼,藏獒体形大,模样威武。旁边竖着一块蓝底白字的牌子:藏獒换宝马车。

  一个大伯牵着这两只藏獒,大伯灰衬衫、绿军裤,脚上一双沾满泥巴的鞋子。停在路边的三轮摩托上,标着“最大藏獒基地”、“破裤子卖藏獒”字样。

  大伯姓潘,杭州人,61岁,两只藏獒的主人。

  “黑藏獒叫德勒,是虎头,体重184斤;黄藏獒叫扎西,是狮头,体重160斤。都是纯种的喜马拉雅山巨獒,两岁大。”大伯拍拍“德勒”的头,“这种藏獒最标准,脸上两点黄,胸脯上也有些黄的,或带些白的。”

  两只藏獒很听话,围观的人想靠近看看,大伯忙说,不要靠太近,别看它老实,要是陌生人,小心被它一下子扑倒。

  潘大伯养藏獒已经17年了,最早从1995年开始,“以前当兵的战友去西藏,带了10只小藏獒回来送我。”

  那时,他还在转塘一家医院当医生。但他很喜欢藏獒,就在中村租了块废弃场地,当作他的“藏獒基地”。从此,一有空,他就会跑到藏獒基地看看。不过,时间一长,藏獒繁殖的数量急剧增多,最多时,基地有上百只藏獒,他忙不过来,“雇人管又负担不起。”

  这么一养,潘大伯在杭州藏獒圈子里名气越来越大,几年前,被媒体称为“杭州养藏獒的人里头最奢侈的一个”。

  “1997年,我调到了医院保卫科。医院知道我养藏獒,也蛮谅解,上班迟些去、早点走,都没关系。我家住蒋村,但冬天藏獒要生小崽,我一般都住在中村的。”潘大伯说,平常给藏獒吃的,主要是猪肉皮、鸡血鸡肠,再拌上面包。不过藏獒最喜欢吃的,还是猪腰、猪肝,“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基地……这两只藏獒放它们在路边好了,没人敢来偷的。”

  藏獒养殖基地就在中村后面的山坡上,距320国道大概两三百米远。还没到,看门的藏獒远远叫了起来。山坡上的围墙内,有大大小小40多只藏獒,“汪汪”乱叫,但大伯一走进去,它们很快安静下来了。

  “山坡上、中、下三块地方,有三群藏獒,各有头领,在自己范围内活动,超过地盘就要打架。但即使这样,它们还是要经常相互打斗的,三天两头就会死掉一只。赢了的那伙爬到山头,输了的就下去,更换频繁。那只黑的巨型母藏獒,很厉害,还有那只灰色的,跑来跑去,什么事都要管。”潘大伯对藏獒的习性了如指掌。

  为什么要卖藏獒?而且还要换宝马?

  “其实,我养的藏獒基本是半卖半送,很多是杂交藏獒,不太值钱,但我牵出来的那两只是纯种,不能送。我妻子患了癌症,我想把两只藏獒卖掉,换一辆宝马7系,这两只纯种藏獒大概值100多万,其实,也不一定要宝马,只要好车就行,我会开车的,我打算带她去旅行,先回她的老家黑龙江,她好几年没回了,再到漠河,然后去海南岛。玩上个大半年,说不定她病就好了。”说着,大伯又看了看山坡上的藏獒。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