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今儿出门又忘了带钥匙,老爸老妈各忙各的,一时半会儿也救不了我。得嘞,接着转悠,跑了两家电影院,只有《2012》,早知道昨儿就看《20102》了。看看手机快报废了,去商店逛了一圈,被告之我喜欢的那款行货要明年才有,水货早已断货。一个小时内去了三个停车场,付了三份儿停车费,在最后一个停车场洗了个车,倍儿干净,心里稍有安慰。老妈终于来电,说已回家,可前往取钥匙。我风驰电掣,小白兔般地前往母亲住处,不料一头扎进个大工地,老娘家停车场装修呢,车白洗了!
   这人背的时候,挡也挡不住,不过比起我哥们儿最近碰到的事儿,我遇到的这些还真算不上什么。
   我一哥们儿最近官司缠身,他是艺人,与公司分分合合也很平常,能在一起共事那叫缘分,没好感了想退出也是合情合理。偏偏有些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说酸还不够,非要把好好的葡萄说成是烂葡萄,我这倒霉哥们儿这会儿都快成葡萄汁了,因为公司说他曾经扬言不演戏给中国农民看,葡萄葡萄,你把农民得罪了,你还想活吗?
    再笨的葡萄也明白这个道理,即使按照人以群分的说法,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