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三叔自己导《盗墓笔记》原著粉生物也觉得不正宗



多看一眼


这一周,能从奥运中找到纯娱乐话题不容易;在这个溃不成军的暑期档,从烂片成堆中找到下嘴点同样不容易,去电影院看井柏然鹿晗在《盗墓笔记》瓶邪恋勉强算是一条生路吧。


《盗墓笔记》的编剧是南派三叔本人,之前有个说法,原著作者对于作品改编成电影,要么抗拍,要么看开,要么自己来。现在南派三叔自己来了,又编又演,原著粉这种神奇生物仍然是不买账,觉得三叔自己毁了自己的IP,弄得三叔奈何咬牙切齿地说,“我是最大的原著粉,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全是我亲身经历,所以我很明白我写的东西是否符合原著。”



我就是最大的原著粉!


是啊,句句在理,不服来战。


当初《鬼吹灯》被强的时候,天下霸唱的律师欲诉《九层妖塔》的原因是,电影和海报上并没有给天下霸唱署名,只是标着“根据小说《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改编”,而且故事情节、人物设置、故事背景均与原著相差甚远,已经超出了法律法规允许的“必要的改动”的范围,这两点分别侵犯了人身权中的署名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真是很高端细化的版权官司,虽然版权卖给你了,编得不好,离题万里,改动不必要,也要告你。这让打了两年抄袭官司的琼瑶阿姨情何以堪!琼瑶说“抄袭之后还被践踏”,琼瑶的诉求无外乎你别欺凌别霸占我,而不是你编得好或者不好的问题,看来版权界受害者也分很多伤残级别,大致琼瑶阿姨的受害级别是残害,天下霸唱的受害级别是轻慢。现在《盗墓笔记》三叔亲自操刀,还有比他更原著粉的吗,人家自己写的书自己编剧本,我手写我书,指责不忠于原著派都退下吧,此刻我手写我心,怎么编都是忠于,原著粉上诉驳回。


其实这个片子的问题,像很多鸿篇大著IP电影一样,把一个可以抻成百集电视剧的题材,给压缩2个小时的电影里,编剧的割舍方式,就是各种浮皮潦草点到为止,因此人物塑造扁平,原著中性格丰满各自有戏的三叔王胖子大奎潘子阿忠驴蛋蛋都成了路人甲乙丙丁,很多剧情关键机关都要靠原著粉脑补理解,原著粉被心爱的细节白驹过隙虐得牙根痒痒,没看过原著的读者,就只有问苍天了,说好的逻辑呢?全靠主角光环也太托大了。



你的记忆我给你留着


也难怪片子在鹿晗和井柏然的基情上大做文章,简直就拍成了一部爱情片,片名可以叫《那些年致盗墓》。这事是不是原著粉都看得懂,四目相对,youjump !ijump!“我叫什么名字?”“你是好人。”“我要你记住。”“我把回忆还给你。”“我可能走不出去了。”“把你的手给我。”“我不会悔下来。”这些恋爱中的言浅情深台词一抖落,加上一个黑脸膛藏人,一个白净书生的造型对比CP视觉系做足,原著盗墓技术粉急死,也拦不住主旋律基情四溢情满人间。


话说井柏然这片子演的,感觉想酷都酷不起来,前脚还是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的悲伤,看着鹿晗就笑满人间,扑克脸一次次就这样被你征服,活到沧桑肩负人类使命的汉子瞬间变暖男。


倒是鹿晗演得超过预期,虽然跟书中吴邪这个角色相去甚远,但是电影中的这一个人设,基本是量体裁衣,为他准备的。小时候他周围的九门老少爷们一水儿的老农民造型,就他自有西装革履,民国上海滩笵,因为他是吴家唯一一个干净人,只谈学问,严禁下斗。最后还是宿命难违,心魔驱动,成了盗墓团队中的主角光环担当,盗墓迪斯科担当。鹿晗演得还是挺机灵和放松的,又调皮又聪明又漂亮,让人看着就疼爱。



盗墓小清新


三叔谈起自己当年写小说的初衷“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对外面的世界只能靠自己想象,写这本小说就是想把以前对世界的这种想象写出来,最想传达的是一个人执着的去做一件事的这种精神。小说里的主人公们都是这样的,电影里也有。”这段心路历程,就是他笔下吴邪的背书,鹿晗在岩浆口上方跳来跳去,一次次跌落深渊,搁谁都万劫不复,他总能化险为夷,他是用知识(古建筑专业的学生下斗还算专业对口吧)和吹箫(成功收编了尸蟞的队伍)在盗墓,是出手不凡前途无限的盗墓界新人。


这个片子宣传的时候称为奇幻巨作,整体质感的确比较奇幻混搭。井柏然给人感觉是古装片,反派阿宁有二战动作片气质,阿宁的幕后boss代表科幻势力。片子有《普罗米修斯》,《木乃伊》的影子,阿宁手里那一把scan洞穴的电子小蜜蜂从《普罗米修斯》借来的吧。加上《寻龙诀》中的情节和人设也会适时前来搅局,看的时候有陷入似曾相识的断片闪现。本来在商言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或者制灾)的阿宁因为得知了西王母的长生术阴谋之后瞬间反水,说今后接单,还要考虑对错,那个感觉,特别好莱坞片政治正确上身。包括外国坏boss,只因为鹿晗希望他成为一个好人,就瞬间醒悟告诉主角杀死蛇母的方法,这些人物反转处理得还能再简单粗暴一点吗。



一曲清箫收尸蟞


据说南派三叔说,在电影里还一段没放出来的彩蛋,作家对吴邪说:“你乱说,你上次和主编说的不是这样的.”吴邪说:“我还有另一个故事,那个故事里,我们第一次的冒险是在七星鲁王宫,后来,阿宁死了,潘子死了,大奎死了,三叔和小哥失踪了,我现在就要去找他们。”


这本版本更虐,对《盗墓笔记》IP毁得更狠。总之让《盗墓笔记》成为暑期档的救赎,无论票房几何,都很难力挽口碑狂澜。


后面的私货:

 


假装写了两天奥运,还是回来娱乐吧。暑期档烂片当道,《盗墓笔记》还是可以看的,商业片的良心在。何况我是从一个会上溜去看电影的,看电影怎么着都比开会享受吧。所以看片心态不错,优哉游哉,赚到赚到。


如果让马丁路德·橙说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让人间没有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