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琛:别把金鸡百花办成了春晚

                      别把金鸡百花办成了春晚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第18届金鸡百花节刚一落幕,各种风言风语却此起彼伏,真可谓笑声、哭声、叫骂声,声声入耳;好事、坏事、圈内事,事事不绝于耳!

   事一多,“是非”自然少不了。比如被传媒炒得沸沸扬扬的“一锤子买卖”、“霸王条款”、“高额票价”、“双黄蛋”等等争议性话题,把一场盛事搞得怨声载道。大家乘兴而来,结果扫兴而归;原本俯首甘为,结果横眉冷对!

 

   至于评奖的结果,永远是皆大欢喜。虽说每一届的赢家总能赚个钵满盆圆、功德圆满,但难免总给世人留下自娱自乐的印象。或许是受奥运精神的启发,为了来一回“我参与、我奉献、我快乐”,组委会在南昌搞了回倾城总动员。可惜最终努力的效果,依然事倍功半。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假如真的论斤要金鸡百花的含金量,整体上确实一年更比一年高。既有面子,又有银子,也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雅俗共赏了。无非,“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然而究竟有多少相似?有多少不同?其实万变不离其宗。

   我只是不期望看到:一台星光灿烂的颁奖晚会,千万不要步春晚的后尘!毕竟,才刚满十八岁,身板正硬朗,怎可未老色先衰?

 

   拿金鸡百花和春晚作比,还算不上无中生有搬弄是非。且看如下症状,哪条不沾?

一、曾经都是烫手的山芋,如今却变成了扎手的毛桃,没等尝尽味道,弄不好却惹得一身痒贻笑大方。

二、众口难调,更是老调重谈。尽管年年没想法,可年年必须硬着头皮往前冲,舍生取义,死而后已!

三、拉外援。从港台到亚非拉再到欧美,造国际声势创民族声威,结果忘了观众都是谁;

四、团结就是力量。一首歌,你唱我唱大家唱;一个奖,你得我得大家得;一锅汤,你尝我尝大家尝;既然

   有吃肉的,就得准许别人喝汤;

五、王牌怀旧。所谓好饭不怕晚,好片不怕看。实在没有撑得起场子的,总还有几部经典作为“杀手锏”

   撑一撑门面;

六、一个现场略嫌单调,索性铺开摊子搞分会场,一场变两场,像开连锁店一样才够热闹,布一场普天

   同庆的好局;

七、总是以以高调开场,以低调收场;以哗众开始,以失宠结束。

 

   金鸡一唱天下白,百花齐放迎客来。殷切希望第19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在江阴开幕时,依然高朋满座,依然实至名归。如果真像传媒抱怨得那样——“坚决不去”,那这台晚会办不办真就两可了。金鸡变成了鸡肋,岂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等待江阴,敬候佳音。

 

PS:附录短信一则:

   上帝想听歌了,带走了杰克逊;

   上帝想看AV了,带走了饭岛爱;

   上帝想看CCTV,带走了罗京;

   上帝啊,你为什么不看金鸡百花?

   上帝说:你当我傻的啊!(用东北话说)

 

永远的思念: 母亲嫁给父亲的岁月

  


新杂谈:

       哪位女星撂倒了深圳市长        “间谍门”之后等着看“裸奔”

      

     《京华烟云》:一部女人的成长史    《京华烟云》:赵薇替我背了黑锅

      期待《孙子大传》成为经典大剧    “三限令”抽了电视剧市场一闷棍

       编剧“十万元俱乐部”该不该有?     影视业离崩盘还有多远 

         影视界竟如此给人添堵吗              编剧遭遇不得不说的软暴力

         《团长》掐架都是收视率惹的祸        翻拍《流星花园》透露出影视创作的贫血

       我们离奥斯卡《贫民富翁》还有多远    温总理给希拉里讲那《孙子兵法》的故事

       电视剧《孙子大传》写了什么?        周杰伦《熊猫超人》的噱头

        2009影视圈不再浑水摸鱼           看好宁浩但不看好《疯狂的赛车》

        谁说历史正剧不能有激情戏?          揭秘吴宇森陈凯歌冯小刚电影票房过亿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