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戏屡出彩  现实剧有瓶颈

                        年代戏屡出彩  现实剧有瓶颈

 

   活跃于荧屏的年代剧向来是观众关注的焦点。近年,天津题材或是以天津为取景地拍摄的电视剧层出不穷,从谍战剧《潜伏》到《借枪》,从《小站风云》再到热拍的《天津天津之九河入海》,都依托天津的独有的历史背景和文化底蕴,为观众拍摄出多元化的天津剧。天津年代剧何以受到影视人的青睐?天津剧的现状如何,还是否具有可开掘的空间?记者邀请著名编剧张永琛深入分析,梳理出天津剧的大致脉络。

  传奇性史诗性结缘荧屏

  20多年前的《血溅津门》《神鞭》曾热播一时,而2008年,根据天津作家龙一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潜伏》轰动荧屏,该剧捧红了姚晨,也让孙红雷的人气高居不下。两年后,《潜伏》的导演姜伟再接再厉,将龙一的小说《借枪》搬上荧屏,张嘉译扮演的中共地下党员和日军加藤之间的智慧较量充满看点,该剧播出后再次引起轰动。由此,天津题材的电视剧慢慢铺展开来:刚在央视播出的电视剧《小站风云》,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或是热拍中的《小洋楼》《杨柳青》《天津天津之九河入海》……无一不是以天津为题材的大制作年代剧。

  其实,2004年的《玉碎》和2005年的《张伯苓》两部剧,也带动了天津剧的一股热潮。如果说《潜伏》和《借枪》主打谍战,对于天津的风土人情涉及不深,那么人物传记电视剧《张伯苓》和传奇年代剧《玉碎》则和之后的天津剧一脉相承,都借这一方独特的风土人情,反映了大时代变更下普通人的悲喜故事。为何这些电视剧的题材背景都集中于天津近代和现代?津味儿剧《草根王》的编剧张永琛总结:“电视剧和天津的结缘,源于传奇性和史诗性两个原因,这两点恰好是成就一部优秀影视剧的必要因素。每个地域都会产生出独特的文化,而在天津的地域文化中,隐含着许多闪光点,又常常与历史潮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在年代剧所表现的近代史中,可歌可泣的故事俯拾皆是,因而注定要受到关注。”

  张永琛之前的编剧作品《末代皇妃》描写了逊帝溥仪和皇后皇妃逃往天津期间的故事,其中涉及很多天津元素,也是他首次系统地研究天津历史,设想天津剧的各种可能。张永琛还提及,天津这座城市的“幽默感”也是电视剧钟爱的元素,“幽默感是天津剧的一个特征,《草根王》中也有很多诙谐的元素。”

  天津题材是座富矿

  纵观这些题材各异的天津剧,有的描写天津卫的商战,有的展现大时代下的家族兴衰,也有谍战风云。《天津天津之九河入海》记录了三个家族在时代中的变迁,总策划王靖松说:“这样一部电视剧是想告诉观众,天津有过这样一段辉煌的历史,一百年前,这座城市就已经开始开发、开放。”电视剧《小洋楼》讲述了生活在小洋楼里的天津商界巨子司马祖荫一家从抗日战争后期直到改革这几十年间的悲欢离合;《杨柳青》以辛亥革命前后几十年的天津为大背景,讲述了天津杨柳青方家两代人的生活变化、情感纠葛以及命运变迁。张永琛介绍:“对于编剧而言,天津题材可以说是一座富矿,只要用心去开掘,就会寻找到无价之宝。商业的、金融的、梨园行的……不论从哪个视角,都可以开掘出来大题材。”他透露,自己正在着手创作新剧本《别了,紫禁城》,该剧将于明年开拍,“剧中将大量融入天津卫独有的传奇性和史诗性。”

  通过这些天津剧,五大道的洋楼、解放北路的金融街、意式风情区的建筑群落等都收入镜头,也无异于一次“津城览胜”。明星效应和影视剧拍摄,也让剧中故事发生地成为游客青睐的景点:《杨柳青》在津城古镇杨柳青拍摄,“鸿昌泰”“万兴和”等十余家布庄、茶叶铺一夜之间开张,杨柳青的石家大院变身为剧中的方家大院,繁华的街景吸引了大批游客前往。

  细心的观众发现,近年来的天津剧出现“长短腿”的局面:年代剧火爆,当代剧疲软,反映当下题材的天津影视剧并不像京味儿剧和东北剧一样火爆,甚至仅仅局限于本土观众,得不到长足发展。对此,张永琛分析了其中的原因:“‘瘸腿’现象显然是个遗憾。要弥补这个遗憾,就要鼓励百花齐放,多去引导和扶植,但别去规范。好的作品,首先取决于创作者的热爱和感动,规范了就会形成一种束缚。”

  对于电视剧主创来讲,现实题材电视剧很难出彩一直是个难题,张永琛坦言:“影视剧创作是个系统工程,不仅取决于编剧,还取决于投资和其他因素,坦率地说,后者并不理想,制约了天津题材电视剧向更高、更快、更博大方向发展。天津题材电视剧要形成规模和气候尚需时日,主要是缘于对现实题材电视剧束缚太多,现在编剧们大多只能写家长里短。其实,现实当中有太多的社会问题都可以构成深刻又好看的电视剧,但因为审查受到诸多局限并不能触及。所以,很期待为现实题材电视剧松松绑。”  (每日新报记者 王轶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