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守堤人18年后再次签下“人在堤在”生死牌

武汉龙王庙闸口,1998年曾因挂起一块“誓与大堤共存亡”的“生死牌”引起社会关注。7日早,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这里探访发现,“生死牌”在18年后重新挂起,当年名列“生死牌”的两个人——唐仁清和李建强,再次把名字写在了上面。

两位守堤人18年后再次签下“人在堤在”生死牌

“险中之险”闸口挂起的生死牌

1998年8月10日,第四次特大洪峰逼近武汉,地处长江与汉江交汇处的龙王庙闸口是武汉14个险段中的险中之险,一旦大水冲了龙王庙,武汉三镇就将遭遇灭顶之灾。

当年8月10日,北青报记者在龙王庙抗洪的最前线采访,闸口顶上悬挂的一块制作简陋的牌子引起了记者的注意:粉红色宣传纸贴在一块长方形的黑板上,左侧写着大大的“生死牌”三个字,右上方则是“誓与大堤共存亡”,下面还有包括“唐仁清”、“李建强”在内的16个笔体各异的红色签名。

当时32名守闸人员已日夜坚守40多天,大家的精神和体力消耗都已接近极限,而水位还在一天天上涨。如何能让大家坚持下去成了必须面对的问题。随后,大家决定立一块“生死牌”,16名值守闸口的人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用“人在堤在”的信念激励自己。

当年8月10日凌晨4时许,第四次洪峰平安通过武汉。

当年“生死牌”已是国家一级文物

除了唐仁清和李建强,一起签下名字的还有:黄义成、易先云、黄启雁、骆威、黄志刚、马晓君、王开若、陈晓健、徐斌、喻传喜、余光钧、雷宽喜、王全、李立华。

唐仁清当年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曾表示,当时在生死牌上签名的时候,每写一笔他都会想一下:“我能不能真的做到保护这个大堤,真的能够与大堤共存亡,履行我前面的这个誓词。”

1998年8月11日,北京青年报报道“生死牌”一事后引发社会关注,中国革命博物馆(现已并为国家博物馆)委托记者将这块生死牌从前线送至北京。当年8月26日,“生死牌”等一批长江抗洪抢险文物由北京青年报正式移交给中国国家博物馆作为一级文物收藏。

两位守堤人18年后再次签下“人在堤在”生死牌

两块“生死牌”上的同名者

7月4日晚上8时,长江武汉关突破27.30米的警戒水位。7月5日晚7时,水位涨至27.61米,并仍呈上涨趋势。7月6日下午1时,水位达到28米。

龙王庙闸口也再次挂起有一块生死牌,上面出现了两个相同的名字:唐仁清与李建强。

“同名”的唐仁清和李建强正是参与18年前值守闸口的人员。据悉,已五十多岁的唐仁清目前是江汉区水政监察大队队长,李建强依然是他的同事。抗洪重任再次降下,两人像18年前一样,担起了值守闸口的重任。

唐仁清说,自6月底武汉开始暴雨后,他们便开始了在此的值守,这几乎与他们1998年时战斗在龙王庙的时间完全相同。

唐仁清回忆,18年前在第四次洪峰即将来临时,坚守在堤坝上的十多名党员在生死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签字时看着牌子上的“生死”二字,他心里也有过紧张,但这一做法正是为了让生活在大堤背后的武汉市民放心,“其实,要是堤坝真出了事,上面的人也跑不掉。”

抗洪抢险并非“只靠感动”

唐仁清介绍,当时自己是堤防所的所长,如今是水政监察大队队长。18年前在生死牌上签字的人中,已有多位去世。自己虽然身体已不如当年,当仍会坚守在抗洪一线。

据了解,龙王庙闸口位于汉江与长江交汇处,历次地质勘探的结果显示,龙王庙的河床土壤是粉细砂,地表层又是杂填土,透水性较强,散浸、管涌等险情随时都可能发生。

抗洪抢险自然不能“只靠感动”,在1998年之后,武汉当地已对该处的堤防进行了整治,条件大为改观。在近期暴雨不断后,又进行了封闸、加固堤防等多项防范措施。

北青报记者 刘汨 张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