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生父弃子消失 外婆联手亲戚贩卖自家外孙

未婚生父弃子消失 外婆联手亲戚贩卖自家外孙

小丁哭闹着要大人抱一抱

  只要有人在身旁走动,9个多月大的贵州男婴小丁(化名)就会抬头张望,用炯炯有神的双眼,打量着这个世界。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一出生,未婚的生父就跑了,年轻的生母因无力抚养,把他交给外婆,外婆说也养不起,最后将他卖了。

  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昨日凌晨,晋江东石边防所民警,在安溪县城一陈姓人家,成功救出小丁,并将他暂时安置在晋江市育婴院。只是,小丁被拐一事,生母或尚不知情,警方也未能和生母取得联系,男婴恐难有个家。

  目前,因涉嫌拐卖和收买儿童,包括小丁外婆黄某群在内,共8名嫌疑人已悉数落网。

  【解救】2个多月寻遍安溪救出男婴

  今年8月的一天,东石边防所接到群众举报,称在东石镇肖下村有个租户卖了一个男婴。当天,贵州人周某昌和周某军被抓,次日贵州人周某明及安溪人李某忠、蓝某春也落网。

  10月中旬,51岁的贵州人黄某群,在贵州落网后被移送到晋江。至此,涉嫌拐卖儿童的6名嫌疑人,全部落网。只是,被拐男婴小丁的落脚点,却迟迟没有线索。

  民警走访了安溪七八个山村和县城角落,最远跑到安溪龙涓乡,终于在前天傍晚6点多,找到了突破口。一名60多岁的陈阿伯承认,小丁是被其弟弟买下来的。当晚9点左右,在这户人家里,解救的民警见到了还在熟睡的小丁。

  原来,陈某今年39岁,妻子谢某37岁,家境较贫困,育有一个9岁女儿,想再要个儿子续香火,但因身体原因无法再生育,因此想到了买个儿子。

  昨天下午,因涉嫌收买被拐卖儿童,安溪人陈某和谢某夫妇,已被刑事拘留;黄某群正被报请批准逮捕,周某昌等5人已被移送起诉。

  【被拐】生母放给外婆养 外婆把他卖

  从上述6名嫌疑人的各自供认,还原出了小丁的跨省被拐之旅。

  51岁的黄某群有个19岁的女儿杨某燕,一直在浙江一带务工。今年1月28日,未婚的杨某燕生下一个男婴,这让一家人很意外。大概一个月后,女儿直接带着男婴回家,说分手了,男朋友已跑得不见踪影,她自己养不活,只好将孩子放在娘家。

  黄某群说,小孩奶粉和尿不湿等都很贵,3个多月下来,就花了近万元,还都是借来的,而女儿的电话自此就再也打不通。

  “养不起,我们也没办法。”面对民警,黄某群曾说。无奈之下,她想到在晋江东石的堂弟周某昌,便托周某昌帮忙找个想买小孩的人家,假称小孩是一个亲戚的女儿生的。

  今年6月的一天,外婆背着小丁,来到周某昌位于东石镇肖下村的出租房。连住了10多天后,因家里有事,黄某群先回贵州,把小丁托付给周某昌,“全权委托”周某昌找买家卖掉,好还家中的债。

  一个多月后,周某昌成功卖掉了小丁,并汇给黄某群3.5万元。

  原来,今年40岁的周某昌在受委托后,经同乡周某军介绍,找到在安溪龙涓务工10多年的周某明,周某明又通过安溪人李某忠和蓝某春,最终找到了买家。

  7月31日上午10时许,周某明带买家,来到周某昌的家中交易,双方最终以59200元成交。周某昌称,事成之后,黄某群告诉他“要给多少,你自己看着办吧”。几天后,他就汇了3.5万元给黄某群。

  【担忧】儿子被拐卖 生母或尚不知情

  昨天中午,在晋江市育婴院,记者见到了坐在学步车上的小丁。小丁一头黑发,已比较长了,大人在一旁说话,他就静静地盯着看,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可是,如果大人走开,他就赶忙将头扭过去看,还会哭闹着要大人抱一抱。

  育婴院许阿姨说,刚送来的时候,小丁全身脏臭,穿的衣服也较差,她就马上给小丁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一身合适的衣服,泡了一杯奶,可小丁不吃还一直哭闹。她猜测,可能是刚来不久,小丁对新环境还不熟悉,不过昨天白天好多了,早餐和午餐都喝了半罐米粉。

  “现在就差一个名字还没取,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许阿姨说,按照规定,要对小丁做全身体检,但由于是周末,检查将延迟到周一做。

  不过,让民警担忧的是,如何让男婴有个有亲人关爱的家?其生母由于没有联系方式,一直联系不上,目前或尚不知儿子被拐卖一事。

  “假如找到小丁的生母杨某燕,经DNA比对吻合后,杨某燕便可将小丁抱回,如果一直找不到生母,小丁可能就一直呆在育婴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