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孟母为女数迁餐馆 太关注女儿与妻离婚

湖北男孟母为女数迁餐馆 太关注女儿与妻离婚

苏以彬带着女儿到学校报到。

  女儿读书到哪里,父亲苏以彬就将自己的小餐馆开到哪里。女儿高中厌学,父亲干脆关掉餐馆,和孩子一起回家复习高考。今年,父女俩一起参加高考,同时被中国地质大学江城学院同一个专业录取。    

  昨天,苏以彬将女儿送到学校,办理完入学手续。而他自己的入学手续还是一个梦想,暂时无法完成。

  餐馆总开在女儿学校附近

  苏以彬今年43岁,湖北公安人。

  1989年,苏以彬在老家参加高考,分数495分,离大学最低录取分数线差10多分。“当时,还可以花钱读自费生,但家里穷,没有钱上。”苏以彬说。

  1993年,苏以彬来到武汉,在一家餐馆学习厨艺。之后成了家,并有了女儿苏晓梅。

  虽然自己没有上大学,但苏以彬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女儿小学一年级在高雄路小学上学,为了方便自己亲自辅导,他将餐馆开到高雄路;女儿小学二年级时,在武汉市青少年宫小学上学,他的餐馆又移到了学校附近;五年级时,女儿对足球感兴趣,在武汉青少年宫学习踢球,后在一场比赛中被东西湖吴家山第三中学女子足球队教练相中,跳级进入该校上初中,之后又作为体育特长生进入吴家山中学,与之对应的,苏以彬又接连将餐馆开到这些地方。

  只要女儿在哪里学习,苏以彬的餐馆就在哪里。时间一长,有人给他起了一个绰号“男版孟母”。

  苏以彬对记者说,“我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以至于老婆最后都跟我离婚了。”

  借来高中教材父女一同学习

  苏以彬说,女儿小时候就有点调皮,到了吴家山中学后,文化成绩有点跟不上,慢慢就对学习没有兴趣了。

  苏以彬非常着急,经过认真“把脉”,他认为只要有人盯着孩子学习,还是有希望的。

  谁来盯?当然只有自己了。

  女儿高二的时候,苏以彬回公安老家办事,结果女儿在武汉逃课,学习成绩急速下滑。没办法,苏以彬从公安一中的朋友那里借来高中课本,将孩子带回家,父女俩一起学习。

  “我其实是理科好一点,但女儿是学文科的,我也只有学文科。”苏以彬说。

  女儿高二下学期,学习成绩还是提不起来。苏以彬一狠心,关掉餐馆回家,带着女儿学习。

  今年6月7日,女儿在武汉高考,苏以彬在公安以社会考生的身份同时高考。分数出来,女儿270分,父亲296分。填报志愿,二人一起填了地大江城学院会计电算化专业。

  或因生计问题放弃上大学

  昨天一整天,苏以彬都在忙着给女儿报名。而他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也一起带到了学校,不过他没有时间拿出来看。

  苏以彬有自己的打算:“我肯定不可能脱产上大学,我和孩子的学费、生活费谁来给呢?我的想法就是不上课,自己在家学习,到时候直接来考试就完了,也不知道学校同意不。”

  地大江城学院院长助理、教务处长吴跃在接受采访时说:“苏以彬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他想不上课,只参加考试是不行的。”

  吴跃说,教育部规定全日制大学生如果想不上课,必须办理休学手续,等休学时间结束后,再到学校学习。其次,该校的很多课程都是社会实践课,老师给学生打分要根据平常的表现,苏以彬不来学校上课,这个分如何打呢?

  如果不行,怎么办?苏以彬说:“那就不读了呗,还能怎么办?”

  记者翁晓波  通讯员叶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