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骑车进电梯一坠到底

小伙骑车进电梯一坠到底

梁津铭/制图

    常来往复兴大桥的读者,一定都注意过南北两岸的桥头堡。这种桥头堡三层楼高,里面安装了垂直电梯:24小时运行,轮椅、自行车皆可入内,方便大家上桥下桥,很受行人欢迎。

  可前天晚上,这台一直兢兢业业服务的电梯却差点吞噬了一条生命:在杭打工的江西人威德根骑着一辆自行车,一头跌入了电梯的虎口,从三楼摔到了停在一楼的电梯轿厢上。

  这一跤摔得诡异:因为威德根说自己骑车过去时,电梯门明明是开着的,他以为电梯停在三楼。

  这一跤摔得严重:差点要了他的命。好在经过抢救,他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为受伤严重,医生保守估计,即使他治好了,以后也会有后遗症。

  晚上8点多,电梯井里传来呼救声

  老张是这出悲剧的第一个见证者。

  前天晚上8点多,他正在回家路上。经过桥南端东边的桥头堡时,他突然听见电梯井里传来一阵凄惨的呼救声。“当时比较暗,我就拿着手机走到电梯门口往下照了一下,结果吓了一跳,电梯里面躺着一个男人。”

  老张看到的男子就是威德根。接到报警后,杭州消防滨江中队赶到了现场,此时威德根已不能动弹。“电梯轿厢停在一楼,男子双目紧闭,脸色惨白,嘴唇微颤,毫无血色。”

  现场施救的消防人员回忆说,威德根看起来像是从三楼连人带车跌下去的,他躺在轿厢顶上,自行车的车把手穿透腰部,鲜血直流,白色的T恤也被染成了一片鲜红。

  随后,120救护人员赶到。一番小心翼翼的施救后,伤者被直接送往杭州武警医院。

  截至昨天下午,经过抢救,威德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为全身多处骨折,尤其是盆骨、腰椎等处受伤非常严重,医生说即使他以后康复了,可能也会留下后遗症。

  他想去看风景,见门开着就骑了进去

  医院的病危通知书,第一个“寄”给的就是威德根的妻子王水红。

  那时,她仍在千里之外的江西上饶老家。“刚开始我以为是骗子,后来他们只说要我们人过去,我才感觉不对,就急着赶过来了。”

  夜深无车,见夫心切的王水红拦下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杭州。零点出发,到昨天早上5点多才赶到了武警医院,光打的费就花了2500元。

  昨天下午,记者在武警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见到了王水红。这是个朴实的农村主妇,脸上满是疲惫和悲伤。她已经一夜未睡,打包好的饭菜就在边上,未动一口。说起躺在重症监护室的丈夫,王水红的泪水再次“决堤”:“我都不敢告诉家里70多岁的婆婆,她要知道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受不了……”

  据了解,威德根和王水红夫妻俩都是江西农村人,有个不算富裕但很温馨的家庭。威德根就是这个小家的顶梁柱,全家的主要收入都靠他一手漂亮的木工活计。忙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上五六千元,但威德根是一个顾家男人,省吃俭用都会寄回去。

  王水红说:“他常说钱要留着给儿子上学。”去年,家里面盖了新房,欠下了十多万元债,威德根决定再出来拼一拼。理由很简单:在外面干能比在家每天多挣100元。于是,今年2月他跟着老乡来了杭州。

  昨天傍晚,王水红作为家属走进了重症监护室,刚刚苏醒的威德根向妻子简单讲述了事发过程。“他说当时他就是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本想上桥看看风景。正好看到电梯门开着,当时周围黑乎乎的,他就没细看,觉得应该可以下去,就往里面骑了……”

  维保公司表态:该负的责任,我们一定承担到底

  昨天下午,记者在事发地,看到那部“吃人”的电梯已增加了警示标志,一楼的电梯门上还贴上了“电梯已坏,请走楼梯”的纸条。

  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王水红说丈夫回忆起当时情景时,觉得周围黑乎乎的。四处观察后,我们发现桥头堡内有照明灯,但开关是手动的,无法随时点亮。

  电梯是2004年投入使用,从2011年年底,电梯的养护单位为杭州新欣电梯有限公司。

  昨天下午,杭州新欣电梯有限公司负责人孙经理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特别强调,事发电梯年检合格没有问题。“刚刚通过质检部门的检查,电梯本身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们平时都会有人进行巡查,15天对电梯进行一次维护。”

  对于为何当天三楼的电梯门会突然开启,孙经理也表示难以理解。他表示,虽然现场没有监控,但已经邀请相关质检部门进行调查。“今天下午已经试验过了,如果是硬撞,也是可以把电梯门撞开的。”

  截至昨晚,孙经理已经为威德根垫付了2万多元的医药费。“不管怎么样,现在先救人要紧,接下来的费用我们还会垫付。最终等事故原因调查清楚了,再进行责任认定,该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承担到底。”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