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遭遇不得不说的软暴力


   先引用网友雷人语录——比中国足球更闹心的是:中国影视业。(见上篇博文《影视界竟如此给人添堵吗》)
   把影视跟足球扯到一起,很让人郁闷!网友们还指责导演们常常花一堆的钱导出来一部烂片子。这么说,多少就有些冤枉导演了。没有好剧本,导演们能奈何?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如果说中国影视现在感冒发烧了,病了,要想治好影视这个病人的病,就该先治好“一剧之本”这病根儿,编剧能不能写出好剧本来是关键。网友们看到此处肯定会说:那你们写出好剧本来啊,你们这些当编剧吃的就是这碗饭,写不出好剧本来还说个啥说?!

 诚然,能否写出好剧本来,涉及的因素太多:编剧个人的素质、修养乃至功底,是否勤奋、刻苦乃至是否全身心地投入,都是关键之关键。这我不否认。可除此之外,要出好剧本,就需要一个良好的创作氛围和创作环境。这么说,有些笼统了。网友们会怀疑我在找理由:啥叫创作氛围和创作环境啊?这怎么就影响你们编剧创作出好剧本了?

影响编剧创作的因素,太多太多了。一篇博文,道不尽编剧的苦衷和无奈!先不说别的,就说风险吧——一个编剧常常会遭遇到的软暴力,更是令人无法想象!

在网友们雷人语录中,有几条是指责编剧们所写的生活不真实,脱离观众,胡编乱造。那我就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有个同行编剧朋友,跟南方某省一家影视公司合作,写一个下岗女工挽救自己病重孩子的故事,很感人。这素材本身来源于真实生活,而我这个朋友也真实地用了那个女工的名字。虽然是讴歌和颂扬,但麻烦却惹大了。这剧刚播——不早不晚对方偏偏就要选择在刚刚开始播的时候起诉,我也赶上过,还是两回——那女工便在律师的支持下起诉到了法院,以侵犯名誉权索赔10万元,并且要求法院支持封杀该剧的起诉请求。

这个编剧朋友拿出10万元稿酬来赔偿没有问题,事实上他最后拿出了比10万元还要多得多的稿酬来解决这件事。问题不在于这10万元,而在于“封杀”该剧。如果官司输了,法院真有可能依法禁止该剧播出。可一旦该剧因为剧本的原因而被禁止播出,那么,编剧就要承担该剧所有的损失!网友们看明白了这官司背后所潜藏的巨大风险吗?就是说,一旦这官司打输了,我这个编剧朋友不仅要赔偿女工10万元,还要承担该剧上千万的投资损失!这可不是在开玩笑,几乎所有的编剧合同中都有这么一条:要承担因剧本原因而导致的法律赔偿!可一个编剧就是把骨头都给砸碎了卖,也赔不起一部禁播剧上千万的投资损失啊!如果能的话,SB才来当编剧,要当也去当投资方了。

我这个编剧朋友的官司输赢,法盲都能看明白。如果法院开庭,人家女工会问你写的是不是我?你说是吧,里面肯定有一些情节不是她的;你说不是吧,里面却有一些情节还真就是她的。而此前那些宣传她的新闻报道,都被女工当作了证据。编剧的职责是把握“艺术来源于生活而要高于生活”,这创作指导方针绝对没有错。可上了法庭,“高于”就不行了,“艺术”了当然更不行,就是在侵犯名誉权!所以,我这个朋友当时只能祈求苍天对方撤诉,这个官司不能打,一打准输!只能私下里调解。

他一方面要应付女工和法院那头,一方面还要顾及老婆孩子的生活。他跟老婆抱头痛哭,求老婆离婚,他想给老婆和女儿留下一点财产,不然等官司输了,法院将依法拍卖他所有的财产来赔偿!他已经做好了倾家荡产的准备。令人感动的是他老婆,就在这将要倾家荡产之际,他老婆说:不离!天塌下来,我和你一起扛!他老婆陪着他多次奔波于南方某省和北京两地,恳求哭求加跪求,期间所遭受的折磨无以言表……等那女工终于撤诉之后,他和他老婆哭了一路回到了北京,从此,发誓不再写“真实的生活”!

这故事发生在编剧身上,太黑色幽默了,比编剧所编出来的故事还TMD的悲情!只是也当编剧的我听到后,心酸心痛,感到很悲凉!我那个朋友在讲的时候,也是一直在哽咽着!他可就是为了写一个真实的生活故事,就是为了讴歌一个下岗女工啊!

我也打过两场官司,都是因为电视剧,都是在刚刚开播时候,也都是险些全剧遭封杀,步我那个朋友的后尘!官司的来龙去脉和最终的结果,网上都有,在此就不多说了。我想说的是,虽然两场官司最终我都赢了,可赢得我筋疲力尽!而且发誓:以后凡涉及到近代和现代真实人物的电视剧,一律不写!一概谢绝!即使死了多年的人物,也不写!说不定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后人,孙子或者孙子的孙子,那麻烦就大了。这类题材,抹黑当然不行,讴歌也不行!真实了不行,不真实了更不行!霍元甲去世多年,可电影《霍元甲》还是被告了——也是在刚刚上映的时候!

想起诉想索赔,为什么偏偏都要选择在刚刚开播或者刚刚上映的时候,怎么就不能在开拍之前啊?!开拍之前,编剧还有机会修改剧本,还有机会改正受指责的“错误”!怎么出手都这么狠,连给编剧们改正“错误”的机会都不肯给?! 
  有的人就是把搞影视的当成了唐僧,赶上了碰到了,不撕下一块肉来尝尝,绝不肯善甘罢休。投资老板的身上或许还能有几块唐僧肉,可编剧的身上哪有啊?一个个点灯熬夜头晕脑胀心率不齐失眠耳鸣脊椎弯曲腰间盘脱出还有胃溃疡,有也早就变了味儿,吃什么吃?! 

当编剧的风险还有:一个女编剧应山东某地的邀请去写一个剧本——也是写“真实生活”的电视剧。剧本按时交稿了,可稿酬却迟迟收不到。编剧拿不到稿酬,这很正常;能拿到全额稿酬的,那就算是创造了人间奇迹!尽管在《著作权法》中,对编剧获得的创作报酬有着严格的法律规定,可合作方常常就不拿《著作权法》当法律。编剧总不能白写啊?这位女编剧一忍再忍,终于忍不住给对方打了个电话,可还没有等她说上两句话,对方不仅赖账,竟然还赤裸裸地威胁她的人身安全!这可不是编的,而是有女编剧的电话录音为证!别以为对方是个四六不懂的主儿,说出来能吓你一跳:竟然是山东某地的某某局的副局长!

当编剧的,除了会遭遇这些软暴力之外,别的呢?选择题材常常成为考验一个编剧“功夫”的关键所在,搞不好就撞线了,犯了某条某款的相关政策。还有太多太多的因素,都在影响着编剧的创作……算了,点到为止吧。
   这只是露一露冰山一角,整个冰山大着呢!


   在这样一个创作氛围和创作环境下进行剧本创作,可想而知会给编剧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和生存的压力。创作极需要“全身心地投入”,网友们也期望编剧们能够“全身心地投入”,而当编剧的,也盼望着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可事实上,根本做不到。再好的编剧,也都有分心走神的时候,在创作上也都会大打折扣。
   这就是编剧真实的生活,影视剧中“一剧之本”的病根:编剧们大多是带着镣铐在跳舞,在种种软暴力的蹂躏下生存,这么说毫不夸张。

     

                  最在意的作品: 
                         母亲嫁给父亲的岁月 


  最新电视剧《幸福还有多远》创作谈:

                       佟大为婚前婚后不一样 

                        男欢女爱与抽烟的境界 

                       “幸福”是一把双刃剑

                        
             新
杂谈:                

                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影视业离崩盘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