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长寿经开区构建5级防控体系 决不让一滴工业污水流入长江

把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在重庆大地上<BR>长寿经开区构建5级防控体系 决不让一滴工业污水流入长江

    近日,长寿区福安集团重庆博圣制药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正在巡查污染防控体系。记者谢智强 摄

    一辆满载危化品的罐车,即将发生“爆炸”。

    警笛响起,3辆消防车迅速赶到。一分钟内,两辆消防车的“手臂”升至空中约20米,不同方向两束巨大的水柱喷射而出,罐车瞬间被包裹。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另一辆消防车上,一个类似于飞机涡轮发动机的装置,喷射出一股直径约两米的巨大水柱,“事故”罐车旋即“消失”于水雾之中——8月8日,长寿经开区,一场常规性的消防演练如期举行。

    事实上,降温排爆、消防灭火,用高压水稀释泄漏物,只是化工事故应急处理的第一步,后续的问题更加棘手。泄漏、爆炸以及消防产生的污水,处置不当的话,会给周边水源带来不同程度的持续污染,如果污水流入长江,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通过建立5级防控体系,围绕污染源构建5层“包围圈”,长寿经开区把工业污水控制在“掌心”之中,不污染周边土壤和水源,更不会让一滴工业污水流入长江。

    制药工厂的一场事故

    2011年11月21日,正午,深秋里难得的阳光,照耀着长寿经开区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罐体,通过管线与罐体相连接的各类设备,正进行着复杂的化工生产。这里,每年创造出200亿元以上的化工产值,占据重庆化工产业总产值的近1/3。

福安集团重庆博圣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安制药”)职工食堂,安全总监朱利刚刚盛了饭菜,正准备吃,食堂外不远处的生产车间传来一声低沉的爆炸声。

朱利和他的同事不约而同奔出食堂。这是化工企业最揪心的时刻,福安制药储存了大量医药化工原料,包括甲醇、乙醇、丙酮和二氯甲烷等危险化学品,一旦爆炸发生泄漏,可能对环境造成难以估量的污染。

朱利看到,一个容积为5吨的生产用蒸馏壶设备,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地上到处是流淌的火焰,空气中充满刺鼻的气味。

朱利带领公司灭火队,与随即赶来的消防队一道,迅速在火源外围构筑扑救面,数十只水枪高压喷射出泡沫灭火剂,花了40多分钟,终于将大火扑灭。

原来,福安制药在生产头孢类抗生素药物的过程中,需要将丙酮注入高温的蒸馏壶中。易燃易爆的丙酮在从壶顶倾注而下的过程中,与壶底的加热装置碰撞产生静电,从而引燃丙酮导致发生爆炸。

火被扑灭后,接下来的污水处理也非常重要。类似事故中,爆炸中泄漏的丙酮和乙醇,以及它们未充分燃烧产生的新的化合物,加上消防灭火喷射的泡沫形成大量的污水,不仅刺激人的呼吸道,还会危害人的神经系统。

污水逃不出“掌心”

不过,事实上,福安制药的这次事故并没有带来太严重的危害。事故后,长寿区安监局、环保局等部门在联合调查后,给出的定性结论为“无次生灾害”。这意味着事故本身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水源和大气污染。

“这要归功于经开区的5级防控体系。”事隔6年后,在距离当年事故现场100米开外的办公室,朱利这样对本报记者说。

5级防控体系的第一级,是在危化品生产或储存装置外围修建的一道围堰。在福安制药厂区的一角,记者看到一个由半米高的矮墙合围而成的方形“池子”里,架放着10余个金属罐,罐体上标明甲醇、乙醇、丙酮等危化品种类。据介绍,危化品即便全部从金属罐泄漏出,也只会被关在“池子”里,不会渗漏,也不会溢出来。

朱利介绍,当年发生事故的蒸馏壶,也是被装在“池子”里的,但爆炸物喷溅出了“池子”,加上消防泡沫,整个厂区污水弥散。这些污水,随即进入了第二级防控体系——雨水管网,以及与之相连接的应急污水池。

据了解,围绕厂区的雨水管网平时都处于封闭状态,蓄积在管网中的雨水,会被抽水机自动排走,以保持管网的畅通。发生事故时,厂区里的污水顺着地势流入雨水管网,再进入污水池,最后送往专门的污水处理厂。

把污水截留在了厂区内,一场有惊无险的环境污染事故,被成功化解。不过,在长寿经开区安监局副局长兰鹰看来,即便当年福安制药的污水流出了厂区,它也逃不出他们的“掌心”,“很难流入当地河流,更不要说流入长江。”他说。

被“闲置”的防控设施

兰鹰的底气,来自于企业生产厂区外的另外三级防控体系。

据介绍,和工厂厂区内部的雨水管网一样,整个化工园区的公共雨水管网,构成了第三级防控体系。后者在紧急时刻会通过切换闸阀,将污水自动导流进入园区内的4个应急污水池——它们的总容量高达60万立方米,远超目前园区化工企业污水应急处理需求,这些污水池分布于园区化工企业的几大主要聚集地,能以最短距离和最高效率收集事故废水。

流经长寿经开区的晏家河,在两处不同河段被拦腰截断,闸出两道大坝,由此构建了第四和第五级防控体系。

这两级体系是如何防控污水的?在第五级防控大坝,记者见证了这一过程。警笛响起后,大坝的闸阀落下,水流被截断,坝内水位逐渐抬高,一个天然的蓄洪池逐渐形成。大坝的旁边有一个硕大的水池,工作人员介绍,水池既可以分洪,又可以对污水进行初级处理。

污水流经河道,却不会污染两岸的土壤。记者现场看到,第四级防控大坝以上河段,河底和护坡全部被硬化。

难逃“掌心”的污水,最终会来到位于长江边的污水处理厂。记者通过对比观察发现,历时约50个小时、经过10多道工序处理后的污水,与自来水在色泽和气味上并无太大差异。据介绍,企业正常生产的污水通过专门管网与污水厂连接,一旦发生事故,污水在5级防控体系中的各个应急污水池存集,初步处理后,再送往污水厂进行专业处理。

硬化防渗漏的河道、护坡,改造雨水管网,修建大坝和污水池,兰鹰透露,几年下来,长寿经开区在5级防控体系上累计投入了3亿多元,还不包括企业自己的投入,而真正发生的污水事故,仅有福安制药一例。“看起来是设施设备闲置,但我们宁愿让它们一直闲置下去。”兰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