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传销组织如何脱身? 看看记者15年前的亲身经历

身陷传销组织如何脱身? 看看记者15年前的亲身经历

身陷传销组织如何脱身? 看看记者15年前的亲身经历

  曾经和记者一起逃出传销组织的莲花 受访者供图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首席记者 郑三波

  “我回来的路上,从手机里看到大学生李文星误入天津传销组织后溺水身亡。我们比他幸运多了,成功从传销组织里逃了出来。”8日,在重庆北站南广场长途汽车站,这是从浙江返渝的冉莲花(化名)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

  冉莲花今年35岁,老家在酉阳县花田乡,现在是浙江一所小学老师。15年前,记者刚大学毕业,认识了在湖南省湘潭市误入传销组织的冉莲花,两人经历黑色一周后,一起努力逃出回渝。从此,记者和她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02年7月,记者刚大学毕业,突然接到初中同学刘某的电话。以前上学和刘某是一个班,两家相距也不远,关系虽不是很要好,但是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对她有一定的了解。

  “你毕业找到工作没有,如果没有,可以到湖南省湘潭市来。我在一家商都集团上班,正需要人,待遇很好,可以介绍你去试一试,如果不满意就算了。”刘某像老朋友拉家常一样关心地问道。当时,手机还没有普及,长途电话里很多事都无法问清楚,但传销活动正是猖獗之时,记者之前又在媒体实习期间对其已有所闻。最后,便决定冒险去湘潭刘某处看看。

  带着父母给的1000元钱,记者从重庆坐火车来到了湘潭。为了方便叙述,记者用第一人称讲述在传销组织经历的黑色一周。

  第1天

  到“家”就被拿走身份证

  走出湘潭火车站,我没见到同学刘某,而是见到了她的两个男同事陈某和林某。两人告知,刘某出差了,委托他们来接人。随后,两人热情地将我带到了市区一个偏僻居民小区二楼的“家”先住下。

  “家”是一间两室一厅,竟住了十五六个全国各地20至25岁之间的年轻人,女生住主卧,男生住次卧,全睡地铺。另外,房子里还有一个自称是“家长”的男子。

  到“家”的第一件事,是“家长”以办理居住证为由,将我的身份证拿走了,并且安排了两名“老人”照顾。

  上厕所睡觉都有人监视

  到了吃饭时间,十几个人围在一起,但不能说话,也不能打听对方消息。吃的饭菜也很简单,十多人四菜一汤,没有荤腥。如果有人要出门,无论走到哪里,陈某和林某像“保镖”一样,一刻都不离身边。

  当晚睡觉时,十几人睡最里面,“家长”则睡靠门的地方,负责监视。凌晨时,我起床上完厕所准备回床睡觉时,突然看到“家长”站在门口守着。原来他在监视大家会不会从厕所逃跑。

  第2天

  莲花悄悄找我商量逃跑

  第二天早饭后,趁陈某和林某办事去了,一起住的一个女孩走到我身边,悄悄告诉我:她也是重庆人,叫莲花,家在酉阳县花田乡,大学刚毕业,已在这里住了5天。

  她说,“家长”是这间屋的头目,其他十几人都是被骗来“洗脑”的新人,只要“洗脑”成功,这些人要么成为“家长”,要么会帮助“家长”监视新人。而她一直不愿意加入,也无法脱身回家,希望我们一起想办法逃出去。

  随后,我们两人趁无人监视,假装扫地或者洗衣服,商量先搞清住的地方、离火车站多远,坐什么车去火车站。

  第3天

  成功人士传经验洗脑

  到“家”后的第三天晚上,陈某和林某见我变得老实了,就将我带到了另一个小区的三楼。刚走进房时,里面坐着的20多人和一个“家长”就大声喊:“欢迎新朋友。”

  “家长”说完,坐在下面的20多人使劲鼓掌。随后,我被带到下面坐着,“家长”开始传授经验:要想做一个成功人士,就要努力……只要缴3880元,介绍2人是初级白领,介绍10人是高级白领……然后,一位衣着光鲜的成功人士又给我们传授介绍人的经验:用亲情介绍亲戚,以同学介绍同学,以找工作介绍朋友,以耍朋友介绍朋友……

  由于之前我没有实际接触传销,脑袋里朦朦胧胧,但受现场气氛的感染,浑身热血澎湃。就这样,我在浮浮沉沉中度过了第一堂“洗脑”课。

  第4天

  有人逃跑被追回关小屋

  我到的第三天,一名21岁的男子被两名“老人”从其他地方扶回“家”。我看到他很憔悴,脸色苍白,走路无力。

  当晚“家长”宣布,这个“新人”是其他“家庭”的成员,因为逃跑被追了回来,关在黑暗的小屋24小时忏悔后,现在重新回归“家庭”。“家长”还警示所有的人,没有得到允许是不能私自离开的。一旦逃跑被追回,将处罚饿肚子、关小屋等。

  第5天

  打电话说错话罚饿两顿

  当天傍晚,我告诉陈某和林某要给父母打电话,两人同意了,一前一后“送”我到了一个电话亭,他们就站在旁边偷听。

  我告诉父母这边不自由,吃得差、睡不好,还没等我说完,陈某立即冲进电话亭,直接把电话挂断,并禁止我再给父母打电话。

  回到家,陈某又将此事告诉了“家长”。“家长”立即召开“家庭会议”,警告我下次再说错话,取消一周外出活动,并罚我两顿不能吃饭,还要为大家洗衣服一次。

  第6天

  两人摸清情况商量逃跑

  为了让“家长”放心我们,我和莲花开始变得听话、顺从,听课也更加积极,甚至还帮助“家长”劝新人。“家长”在连续三四天观察我和莲花后,也开始放松监视。

  我们每天利用到小区外面活动的机会,向小卖部阿姨、叔叔打听住的地方,火车站远近、坐公交车线路。

  经过6天的努力,我们终于摸清情况,两人当晚开始商量如何拿回身份证,做买票回渝的最后准备工作。时间是利用上午11点到12点“家长”开会,监视的人少,带着行李直接到火车站。

  第7天

  假意补卡顺利坐上火车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我和莲花以银行卡丢失了需要到银行补办,然后让父母汇款过来为由,向“家长”索要身份证。由于之前表现好,他认为我们已被成功“洗脑”,放心地就把身份证还给了我们。

  趁着“家长”开会期间,我和莲花立即背着行李,按照之前探测好的线路,坐上公交车赶往湘潭火车站,立即购买了当天下午3点回渝的车票,然后我们就到候车室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等着。在等待的4个小时里,我们才发现一分钟过得好慢好慢。

  最惊险的是,当我们上了火车,陈某和林某已经追到了站台上,一节一节车厢地寻找。终于,火车开动了,我们平安了。此时,我和莲花都忍不住哭了。

  回到重庆后,我和莲花立即向警方进行了举报。2003年上半年,我们得知,该传销组织已被湘潭警方、工商等部门打击。

  记者手记

  一夜暴富的诱惑都是虚幻

  李文星误入天津传销组织后溺亡不久,25岁山东籍男子张超又在静海误入传销组织死亡。

  传销组织为了钱不达目地誓不罢休,限制人身自由、体罚等各种手段都能想得到做得出。无论传销演变了多少版本,但其本质没有变,就是拉人头和提成。不要相信一夜暴富的诱惑。要清楚,所有的富裕都是慢慢积累的过程,能让你短时间内暴富的“生意”,全都是虚幻、飘渺的。

  为了自己、为了家人,请不要盲目崇拜天下会掉下馅饼,也不要盲目相信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就是友情、爱情,对于传销,那只是一层没有捅破的骗人把戏。只有认真、踏实的做人,才是正道。

  我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一旦落入传销组织,不要被对方各种“好意”冲昏头脑,及时告知家人并报警。更不要自信自己具有很强的反洗脑能力,及时逃离才是明智的选择。

  女生误入陕西传销失联 重庆民警奔走十日寻回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首席记者 郑三波

  重庆商报讯 昨天上午,北碚某大学女生小杨和父母拿着锦旗走进区公安分局天生派出所,感谢民警将她从传销组织中解救出来。

  小杨是河南人,21岁,父亲在家务农,母亲在上海打工。7月12日放暑假后,她告诉家人和几个同学去陕西宝鸡旅游,之后失联。7月24日,小杨父母赶紧报警。

  民警调取购票出行信息发现,小杨确实在7月12日重庆北站取票,并乘坐当天的Z233次列车到达宝鸡。随后,民警驱车带着小杨父母赶赴宝鸡,并在当地火车站派出所查看监控发现,小杨在13日凌晨被一名男子接走。在当地警方协助下,确认该男子是被警方记录在案的传销人员。然而,当民警随即驱车在宝鸡、西安、渭南等地辗转寻找10天,行程2500多公里赶往传销窝点,小杨已被带到河北廊坊。

  8月5日上午,在重庆警方的不懈寻找下,该传销组织心生胆怯,主动把小杨放了。目前,宝鸡警方也介入对该传销组织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