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骚扰电话生产链条 谁在打、怎么打、打给谁

揭秘骚扰电话生产链条 谁在打、怎么打、打给谁

  骚扰 新华社图

  “你好!这边是五州万家广场售楼处,我们在地铁口新推了一批商铺,价格一万八左右……”像这样的骚扰电话你一天能接到几个?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6月至2017年4月,该中心收到的举报涉嫌骚扰电话月均量约1.6万件次。

  电话销售是当今一些企业惯用的销售手段,也是骚扰电话重要来源。近日,记者采访了曾在房地产电销公司工作的内部人员,揭秘“谁在打、怎么打、打给谁”这一骚扰电话生产链条。

  30人一天拨2.4万通电话

  狭小空间里,近30人戴着耳麦,紧挨着坐在工位上,大声重复着同一“开场白”。这是南京一家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的电销场景,这里一天能拨出24000多通电话。

  “看了下今天整体开拓数据,咱们组普遍是800多通,其他组有人打到1000多通。”销售主管吕某某表情凝重,他对组员们的通话量和意向客户开拓量很不满意。

  “相信自己!相信团队!”这类打鸡血的口号在每天早、晚会上都会被高喊。这家规模不到40人的电销公司,大多是“95后”。他们8点半上班,打到晚上七八点,因中午打电话易被投诉,会休息2小时,每周周一单休一天。他们每月底薪2600元,没有“五险一金”,若能卖出一套商铺,会拿到总价1.5%的佣金。

  “前两个月处于知识积累阶段,基本是两三个月后才有开单。”负责人王某在面试时说,公司主要为开发商代理销售商铺。人员流动性大,有一小半是暑期学生兼职工。

  实名制按号段自动“盲打”

  “现在实名制要求(卡号)必须落实到每个员工身上。”在爆料者入职第三天,自称是某电信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业务经理的张伟(化名),上门到这家公司,拿他的身份证办了两张手机卡,用于公司外呼。这意味着,拨出去的号码,在对方手机上显示的是员工个人实名制手机号。即使因投诉被封号或追责,也很难查处到公司。

  “有意向请按1,继续接听请按2。”该公司外呼系统可实现自动拨号,每拨完一个号后,只需按一个键就可自动接通下一个号码,耗时不到10秒。张伟说,电销公司一般按员工人数1.5倍配置手机卡号,一张身份证能办5张卡。“拨打电话中,哪个卡空闲就可自动跳转到哪个卡,不会占线。”

  “现在只能按号段‘盲打’,这些号段我们也有筛选,打的都是南京本地的。”爆料者告诉记者,此前公司从某地车管所拿过客户资料,打到意向客户的成功率比较高。据新华社

  新闻纵深

  号码有猫腻 话术有技巧

  “万条起步2毛一条,千条起步4毛一条,千条以下6毛一条。”记者以开办房地产电销公司的名义,向一个网上的客户资料卖家咨询时,对方推荐的正是王某所说的来自某地车管所的车主信息。

  记者扫码支付400元后,含有1000条车主信息的表格就发了过来。打开看到,每条车主信息下有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车牌号等个人信息,记者核验后确为真实。

  “要禁用一些给客户直接拒绝你机会的词汇,比如说,你考虑吗?你需要吗?任何人本能反应是不需要。”在正式上岗打电话前,公司会给新人安排话术、金融常识等培训。苏某是该公司一名销售经理,因业务能力突出负责给新人传授电话销售技巧。

  “任何一个客户只要没到售楼处来,没有当面见到本人,没法判断是不是‘水货’。”在口授经验时,这位语速超快的女销售经理扮演着接电话的客户,与爆料者一遍又一遍地操练电销话术。“一定要相信,下一通电话就是意向客户。”

  明明是骚扰 很难管得了

  “每天都有骚扰电话,最多一天能接到二十几通,最少一天也有三四通。有时晚上一两点还有骚扰电话打过来,真的很烦!”南京市民朱先生说,他一般接到骚扰电话,只是挂断后再标记。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目前,骚扰电话的定义和监管是个难题。

  江苏省通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及刘俊海等建议,尽快完善相关立法,明确骚扰电话认定标准和法律惩戒约束措施。工信、工商、公安等部门应该加强协作,合力监管,消除监管真空与推诿空间。此外,还可探索健全失信制裁机制,把拨打骚扰电话的当事人和受益人拉入黑名单。